如果你是一位营销大师,那么该整点哪些新活,才能最大程度地削弱红蓝两军四番战给大伙造成的百看难免生厌的审美疲劳?

A,畅谈昔日恩怨,利物浦上次足总杯决赛败北正是拜切尔西所赐,2012年时卡罗尔的门线悬案简直是在完美复刻路易斯-加西亚的幽灵进球,只不过原告和被告趁庭审休息换了座位;

B,优化视觉体验,蓝军身披黄衫,红蓝大战成了番茄炒蛋,这绝对是你从没看过的船新版本;

C,拉满硬件配置,小毯一铺小火一喷,威廉王子小手一握,150周年该整的排面可不能落下,

相关战报:足总杯-芒特、AZP失点萨拉赫伤退 利物浦点球大战6-5切尔西夺冠

本赛季联赛次循环,图赫尔摆上查洛巴,结果惨遭马内的针对性打击,蓝军的首粒失球正是源于查洛巴的离谱解围。而到了本赛季联赛杯决赛,路易斯-迪亚斯则扛着大旗搅得蓝军防线不得安宁,虽然当时查洛巴在哥伦比亚小旋风席卷时岿然不动,但这风吧,渣叔决定再刮一次。

亨德森、蒂亚戈、马内和阿诺德排着队给迪亚斯输送炮弹,这样一来假如查洛巴长期陷入单防,恐怕又是一顿腥风血雨,里斯-詹姆斯不得不把前插的精力分摊给小老弟帮忙擦。所以,图赫尔决定先缩再伸。

首先,切尔西基本放弃高位逼抢,阵线收回本方半场,把利物浦拖进需要细嚼慢咽的阵地战。

其次,科瓦西奇和若日尼奥前插甚少,技术流暂时化身狂野派,烧杀劫掠都在所不惜,为的就是砸穿对面的那口低压锅。120分钟过后,蒂亚戈只不过完成了90脚而已——要知道,上周对阵热刺时,踢满90分钟的蒂亚戈可是把传球次数刷到过三位数的。

另外,普利西奇和芒特这两位僚机纵马奔腾。哥俩退可携手蹲坑,进可前压偷鸡,利物浦摆出高压逼抢时还能回接串联当个中转站,整出点曲径通幽处的味道。

所以,等到迪亚斯抡完开场三板斧,萨拉赫撞上霉运提早离场,若塔的射门靴在客场大战曼城之后就锁在鞋柜里积满了灰,手握控球权优势的利物浦并没能激起太大浪花。半场9脚射正仅1脚射正的数据约等于隔靴搔痒,反倒是普利西奇和阿隆索抱着左路猛攻这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把阿诺德的防区走得警笛长鸣。

这球踢着踢着吧,你还不难看出在这等节骨眼上,“伤病退散”是何等暖心的祝福词。

亨德森、凯塔和蒂亚戈站位前提,导致蓝军攻击手们钻了防线身前三不管的空档时,利物浦球迷会怀念起看台上的法比尼奥。毕竟大光头的大长腿本该是拿来歼灭普利西奇和芒特这类游骑兵的实用法宝,况且亨队当年踢拖后后腰时饱受诟病的防守选位,放到温布利也还是一曲《Yesterday once more》。

卢卡库揣着85分钟5次成功传球的数据单跑向边线结束使命时,切尔西球迷应该也会YY起脱掉变装换上球衣的哈弗茨,能在某个时刻灵光一现天神下凡。你很难说卢卡库是何其一无是处,昨晚的4次争顶他赢下了3次,边杵桩边给普利西奇做球的身影应该也与图赫尔的期望相距不远。只不过,哈弗茨的机动性和大赛属性,似乎更适合在此时拿来给科纳特时而超神时而超鬼的练级之路上点难度。

然而这会儿,不仅是哈弗茨伤了腿筋,连极适合拿来当后手的金色侦察机,都在赛前热身时由于突发状况紧急迫降,图赫尔能拿来持续敲打红军的武器变得少之又少,被重点关怀的阿诺德就不必解甲归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把坑蹲到天荒地老。只不过嘛,这边图赫尔祭出让奇克踢了十多分钟的伪9号就匆匆下场的骚操作,那边克洛普也不无默契,渣叔没想着一股脑地把切尔西冲垮,不信你看……

萨拉赫和范迪克的伤退等同于保护性换人的虚惊两场,米尔纳登场放在往常大多是蜷曲3分的信号,而能摆出424搏命时菲尔米诺撤下的是迪亚斯,万众期待的鲤吉跃龙门等了一整场都只存活于想象。迪亚斯的内切开不了花,若塔和罗伯逊的抢点也结不了果,差了口气的红军既然杀不死比赛,那就干脆把悬念延续到那个他们爱极了的地方。

整个加时赛,利物浦射门挂零,切尔西的三脚尝试也悉数打偏。于是,两个德国中年男再次在温布利掀开了点球决战的红盖头,当然更重的奖杯得配上更美的新娘——凯莱赫vs凯帕已成牛夫人,阿利森vs门迪堪比小甜甜。

就算从2007年的欧冠,到2019年的超级杯,再到今年的联赛杯,红蓝CP连点球大战都能炒成肥皂剧,但你也无法猜测在这场轮盘赌中,最耀眼的主角,或是最倒霉的配角究竟会是哪位。终于,在AZP怒砸门柱、门迪赢下塞内加尔德比惊险续命、阿利森力拒芒特再夺赛点之后,最拉风的超人斗篷,披在了接下来这个意料之外的男人身上。

查看FIFA22的球员卡,你会发现齐米的“终结”能力值为49,“点球”能力值为54;

翻阅历史文献,你会发现齐米最近的一粒正式比赛进球出现在遥远的2018年5月,那时候他正被奥利匹亚科斯租借至威廉二世,身价不到70万英镑;

再瞧瞧最烫手的数据,你会发现在本赛季的各项俱乐部赛事当中,齐米卡斯总共只有10次射门……

偏偏就是这样一位没产量更没效率的希腊字母哥、黑眼圈爱好者、社交、伟大的左后卫、托尼老师一生之友,把利物浦阔别16年之久的足总杯抱回了奖杯陈列室。

对利物浦而言,足总杯常年都是不够丰满但总望而却步的鸡肋,短板凳和烂手气都是红军曾经只能远眺着各家豪门在此地拼杀的缘由锁在。这回,老天爷给利物浦的晋级之路上送来了罕见的三主一客,什鲁斯伯里、卡迪夫城、诺维奇和诺丁汉森林都像是对早年间屡碰强敌的回馈福利。等到两度造访温布利,先射落残阵蓝月再生擒残阵蓝军,渣氏红军的第6座锦标就这样泛起了金光。

当然……如果这是一道开胃菜,而非最终的大餐,那这个属于利物浦球迷的五月,或许会美妙得超乎想象。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